四川新华酒店管理有限公司

绿荫深处有人家

来源:nrzsj1826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1-18 09:04:56

 

门槛是古树探出的根系,围墙是绿萝盘蔓的枝条。推开略有些滞涩的铁门,面前出现一条甬道,木质地板泛着点点灯影,再远一些的工作间里,桌案上雕塑的剪影映着安静的绘师的脸。忽而一片新鲜闯进视野,原来是落地窗外峭拔的竹子,李白所谓的“绿竹入幽径,青萝拂行衣”,亦当如是。这就是享誉百年的工艺的传承地——泥人张世家绘塑作坊。

 


 

现在的主人张宇先生,已经是第六代泥人张。世界上有大大小小的家传产业,风风雨雨,在几代人的手里经营。中国也有,大多寂寂。泥人张世家以塑艺家传,始于清代道光年间,经历过大风大浪,见证了兴亡更替,如今于绿荫之下遗世独立,情致间更添风骨。这间作坊的作品,拿在手里,就如同品读一段故事,究竟更有意趣。怀旧风情时下正盛,最终怀旧所怀,当是一种厚重的历史感所凝结的文化精神。

雕塑艺术是一种“慢”的艺术,不单纯体现在工艺上的锤炼,更是一种“修心”的过程。泥人张世家作坊每诞生一件作品都经历了相当繁琐的手工程序:从挖掘一片泥土开始,澄、筛、捶打,封入窖藏,三年才能重见天日,以双手将朴素的泥胎抟为形象,经烧制、赋彩,历经磨难……通过指间的触觉,艺术家与泥土沟通,不断的重塑、改变,每一个步骤都注入生活的体悟,堪为自我与他者的解读。这种解读并非理性的科学论证,是提炼出的真实美感,如鲍姆嘉通所说:“美学的对象就是感性认识的完善(单就它本身来看),这就是美。”


 


 

去过敦煌、云冈的人都为其中造像惊叹,那百态姿容、万千情致,然而出自谁人之手?竟全然无从查考,或者在后世的评述中用“能工巧匠”一词笼统地带过。可见封建时代,从事雕塑的艺术家被看作是另一种形式的手工业者,自发现最早的理论著述《画品》以来,艺术评论甚众,却并没有赋予雕塑家们应有的艺术上的地位。雕塑作为艺术的意识是缺失的,常为建筑的从属,过分强调装饰性的功能。这种长久以来形成的意识引导大众不自觉的将雕塑作为装饰品,而极少关注雕塑作为艺术品拥有的其他属性。而在速食文化的冲击下,肯用一刀一笔精雕细琢的“工匠”的精神慢慢散佚,人们肯沉静地去欣赏一件事物的机会也少之又少,实在是一件遗憾的事。

在作坊的摆台上有二尊泥塑佛像,是不同时态的达摩。一位负经远涉,一位静坐观心,虽为一人,神情迥异,泥土质感渗入衣服的每一寸纹理,这份沉甸甸的温厚,也许正是佛无处不在的慈悲。而佛法的智慧太深,作为一个世俗中人,也不过来自尘土,归于尘土……

“你看到了什么,去感受,现在更需要的是回归感觉世界。”作坊的主人张宇先生如是说。

“孟夏草木长,绕屋树扶疏”。绿荫深处的作坊,涤虑洗心的修行场所。

蝉鸣雨润的时节,一切生机在疯长,在百年前变幻的风云里,在春意发生的土壤里,在家族代代积淀下来的深情里。

 


 

泥人张世家,始于1826



微信ID:nrzsj1826


长按二维码关注,获取更多信息